亞洲健康互聯
優化產業的推手,生醫商機的GPS!

首頁最新消息產業觀測站兒科先天性心臟病網路轉診平臺的構建與應用

兒科先天性心臟病網路轉診平臺的構建與應用

來源 : 中國醫療設備 2017年第9期
update : 2017/11/09
引言
 
中國是人口大國,也是出生缺陷和殘疾高發國家,每年新生先天殘疾兒童高達80~120萬,約占每年出生人口總數的4%~6%。據全國婦幼衛生監測結果統計,2006年全國出生缺陷發生率為145.5例/萬人,而先天性心臟病(以下簡稱先心病)居首位,出生總數約有22萬例,加上累發病例,現存病人約有200萬例,每年先心病的治療費高達120億元。先心病是中國目前新生兒死亡的首要病因,而存活兒給家庭造成的心理負擔和精神痛苦也是無法用金錢衡量的。中國新生兒危重複雜先心病的診治效果仍與國際水準存在較大差距。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國目前先心病缺乏國外發達國家從胎兒就開始的先心病預防和綜合診療網絡,危重複雜先心患兒不能在出生後就得到及時而正確的診療,從而拖延了治療時機甚至沒機會得到治療。上海兒童醫學中心每年心臟手術逾300例,居全球第一,但新生兒手術量卻僅在100例左右,遠遠低於發達國家心臟中心30%~40%的比例,因此每年有大量危重先心患兒因預防和診療的落後而喪失生命。
 
為降低浙江省先心病患兒的病死率,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兒童醫院組建了我省首個先天性心臟病網路平臺(以下簡稱先心平臺)。針對我省先心病防治需求,以醫療單位為主體,透過網路協同的支撐,開展學術交流、人才培養,有效擴大防治覆蓋率。促進我省先心病防治的創新和發展,並取得了初步效果。
 
1 平臺建設內容
 
先心平臺的建設內容包括:首先要利用科研資源確定可以推廣的先心病篩查技術並依託浙江省衛生計生委現有的兒童保健網路資源建立篩查網路,開展以宮內診斷和篩查為主的超早期干預;構建新生兒先心病的早期診治平臺,以心臟超聲檢查為核心,提高協作醫院的先心病診斷技術,確立早期診斷規範化指標體系,建立多中心、多學科和不同級別醫院共同參與治療的新體制,組建多科會診中心協作組。鼓勵孕產婦特別是有篩選指征孕產婦進行產前胎兒心臟B超檢查。其中來自母體、胎兒和家族3個方面的高危因素均可能導致胎兒先心病的發生。母體因素包括孕早期有無服用可疑致畸藥物史,孕期內是否接觸致畸物質,孕婦本身是否有感染性疾病,高齡產婦,透過輔助技術生育。胎兒因素包括胎兒畸形(水腫),血管、染色體異常,心率或心律異常,多胎妊娠,羊水過多或過少。家族因素包括父母親患有先心病,家族存在遺傳病史。針對陽性篩查結果的孕母,醫生需要進行產前諮詢,對胎兒保留引產的方案進行全面的評估與指導。針對轉診方案,可透過登錄先心平臺,登記孕母、胎兒、家族史等資訊,實現資料的共用,方便轉診醫院的資訊歸納及治療方案制定。透過對新生兒、嬰幼兒經皮血氧飽和度和超聲心動圖檢查,篩查出陽性患兒,檢查結果記錄於先心平臺,進入轉診業務流程(圖1)。


 
其次利用電腦網路技術構建一個小兒先心病網路直報數據平臺(圖2),期望從社區醫療機構開始就可以跟蹤疑似病例的孕產婦、胎兒、新生兒信息,再到縣市級二級婦幼保健系統資訊,最後匯總到三級醫院的先心病診治中心的模式,全過程地跟蹤先心病患兒的篩查、診斷、治療以及隨訪的資訊。
 


再次利用現有醫療機構的先心病診治資源,開展對基層協作醫院的技術培訓以及建立方便快捷的雙向轉診程式。對基層先心病篩查人員進行篩查技術的培訓,提高社區兒童保健醫生的診治篩查水準,對於早發現早治療的意義非常重要。對於重症複雜先心病救治開啟快速轉運的綠色通道,以最快速度轉運和適時手術糾治。
 
最後採取多中心、大樣本的資料分析,並對療效進行統一評估,從中篩選出適用於各種不同類型的新生兒重症複雜先心病的完整診治評估體系,制定和評價小兒先心病早期診斷、治療及隨訪的規範化方案,完善小兒先心病的預防救治網路平臺。同時透過對話模式網路平臺建立先心病遠端會診、培訓和訓練系統,培訓相關人員,推廣先心病的早期診斷和救治技術。以期全面提高小兒先心病的手術療效,真正實現了先心病早期診斷、治療及隨訪一體化。
 
2 應用結果
 
從2012年至今,筆者任職的醫院構建了首個浙江省先心病網路平臺,覆蓋了11個地區的56家醫療機構。透過網路平臺和線下輻射向基層醫務人員傳授先心病知識、胎兒和新生兒心動圖技術以及圍術期圍產期的病患管理等技能,透過網路平臺進行醫患交流、科普宣教、資料記錄、圍術期管理等工作,瞭解記錄我省先心病的發病及轉診情況。其中2015年,篩查登記浙江省先心病患者資訊265例。新生兒重症複雜先心病手術比例達到12%,將死亡率控制在4%,全面提高了新生兒重症複雜先心病的手術療效。
 
3 總結討論
 
中國目前的產前篩查和圍術期干預網路有很大的缺陷和不足。心臟畸形在妊娠16~18周可以透過胎兒心臟超聲得以初步診斷,在20~24周基本明確畸形類型及其程度,但這已經超過流產的時間(妊娠3個月)。同時因為胎兒心臟超聲診斷的總體水準的落後和地區差異,篩查工作幾乎沒有開展。因此產前診斷方法單一或不足,圍術期評估不力導致診療延遲,加上對圍術期病理生理和解剖變化的評估方式以及相對應的綜合干預不足,是先心病診療滯後的主要原因,也是本文研究的主要出發點。一套符合當前先心病治療實踐的產前到產後一站式治療新策略和新模式,即開展以宮內診斷和篩查為主的超早期干預,建立先心病的有效轉診網路和隨診機制,建立危重先心病治療的“綠色通道”。最快速度轉運和適時手術糾治,做到早預防、早發現、早治療,明顯降低先心病的出生率,減少病死率,提高先心病的救治水準,提高兒童生存率、改善人口素質。
2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