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健康互聯
優化產業的推手,生醫商機的GPS!

首頁產業資訊醫材報導醫材產業基於閉環管理的手術麻醉系統介面的設計與開發

基於閉環管理的手術麻醉系統介面的設計與開發

來源 : 中國醫療設備雜誌2018年第6期
update : 2018/08/09

引言
手術麻醉科室是醫院的一個重要科室,尤其與外科密切相關。從醫院的資訊系統的角度來說,手術麻醉系統和醫院資訊系統、實驗室資訊系統、影像傳輸報告系統、臨床資訊系統、高值耗材系統、消毒供應系統、抗菌藥物系統以及績效考核系統相關。手術麻醉系統不但需要自身的閉環管理,而且還要滿足上述相關系統的閉環管理。在沒有資訊系統的支撐下,手術麻醉科室基於手工的管理方式,無法提供更多的閉環管理手段來滿足其他系統的需求和自身管理需求。因此將數位化引入手術麻醉系統是非常迫切的需求[1]

1 閉環的業務流程
手術麻醉系統的設計按照以病人為核心的工作業務流程和時間軸展開,貫穿整個手術全過程,從這個角度來看,手術麻醉系統自身是閉環的醫療管理模式[2-3]。手術麻醉系統的業務流程,從醫生提交手術申請開始到最後手術完成轉運回病房,其中涉及到的資訊流和醫院其他各個系統息息相關。因此其他系統也需要通過介面的方式實現閉環管理[4]

經過對醫院業務系統的分析得出:如下相關系統需要通過手術麻醉系統流程,從而實現閉環管理。與手術麻醉系統相關的各個系統構成了閉環的實體,見圖1

1 手術麻醉系統與其他系統構成閉環實體

1)手術麻醉系統從接受病人到轉送病人至病房的流程是閉環的,監護設備資訊採集是另外一個資料流程的閉環管理。

2 手術申請的資訊流從臨床資訊系統(Clinical Information SystemCIS)發起最後仍要回到CIS 中,資訊流的發起通過醫生在CIS 中開具手術醫囑申請產生。主要的資訊包括手術名稱、主刀醫生、切口等級、部位、手術等級、擬手術日期等。手術基本資訊通過介面傳入手術麻醉系統後,由護士長對手術進行排班,最後將排班後的資訊傳回CIS 中,醫生通過手術查詢模組獲得手術排班日期、台次等資訊。

3)手術麻醉系統中產生的費用生成到HIS 中,和HIS 中的資料保持同步。患者在手術過程中產生的費用即時發生,並計入到手術麻醉系統中,費用最後在核對後通過確認發送到HIS 中來,並且相關的價表、科室、人員等資訊也需要一併發送過來,而這些相關資訊是先從HIS 中同步過來,並且需要即時更新[5]

4)高值耗材的使用情況要通過手術麻醉系統體現,進行追溯控制[6]。通過高值耗材條碼和手術一一對應,實現按照條碼可查、可追溯。通過高值耗材系統,將收費或退費資訊在確認的時候同時發送到手術麻醉系統。在手術麻醉系統中查看到的高值耗材是已經確認收費的記錄,當其他費用需要推送的時候,高值耗材的記錄無須再次推送。

5)滅菌供應包需要在手術記錄中可追溯,實現按照患者、滅菌包等雙向追溯[7]。在手術過程中使用滅菌後,就可以知道這些批次的滅菌包具體使用在患者的哪台手術上,通過掃描條碼將滅菌包資訊和手術捆綁,並且要在掃描的時候對滅菌包的效期資訊進行提醒。

6)績效考核需要滿足手術醫生、麻醉醫生、護士的工作量的計算和成本核算[8]。手工方式下連基本的麻醉科與手術使用耗材,收入總量都無法分清,更不用說考核到醫生組,乃至每個麻醉醫師。通過在手術過程中即時計費的方式,既分散了計費的工作量,又保證了即時計費的精准度,同時滿足績效考核的多維度計算要求[9]。從資料的流向角度來說,是從手術麻醉系統中流出。

7)院感系統要能從手術過程中獲知麻醉分級、手術持續時間、手術類別,從而計算NNIS 分級等情況。醫院感染系統是在幾乎所有醫院系統基礎之上的一個上層建築系統,手術麻醉系統是監測資料的主要來源之一[10],需要滿足醫院感染相關指標的計算,例如清潔手術甲級癒合率、NNIS 分級手術部位感染發病率、手術患者手術部位感染發病率等。

8)抗菌藥物管理需要精確的手術開始結束時間、切口類型等資訊。抗菌藥物計算指標中涉及術前半小時和術後48 h,以及切口等級和預防性和治療性用藥都和手術麻醉系統相關,通過手術的清潔程度指標來精確計算,從而實現有效控制抗菌藥物使用率的目標[4]

2 介面的實現
為了滿足上述相關業務系統閉環管理的需求,需要對業務系統需求進行抽象。從資料流程動的方向和性質基本分成3 類,即單向的靜態類、單向的動態類與雙向的動態類,見圖2

2 業務資料與手麻系統資料對話模式

1)單向的靜態類。從資料流程向的角度來看,資料從一個系統流向另一個系統,並且這些不需要回傳,主要是字典資料,例如科室、人員、ICD 編碼等資訊。所謂靜態類是指一些變化相對較小的資料,一般變更的範圍小、週期長。一次變動後,會在較長時間後變動,對資料品質影響較小。例如科室資料在發生變動後進行一次同步即可。

2)單向的動態類。一些即時產生的業務資料,但是資料只需要從一個系統流向另外一個系統。例如即時產生的收費資訊,在手術麻醉系統中確認後,從手麻系統中生成到HIS 收費系統中來,然後在自己系統中記錄成功傳送標誌,而不需要再回寫給手麻系統內容,是手術麻醉系統向HIS 的單向資料流程動;例如CIS 中醫生開具的手術申請,通過介面傳遞到手術麻醉系統,手術麻醉系統只需要自身判斷重複性後進行接受,無需回寫給CIS 任何資料。是CIS 到手術麻醉系統的一個單向資料流程動。而根據申請單生成的排班資訊同步到CIS 是另外一個單向動態類資料流程動的例子。

3)雙向的動態類。雙向的動態類也是即時產生的業務資料,但是資料在存入自己系統之時,需要從其他系統中獲取相關資訊,並且要把自身的相關資訊傳給其他系統。例如滅菌包資料通過掃描記入手術護理記錄單,同時需要通過消毒供應追溯系統中獲取該滅菌包的效期等相關資訊,相關資料保存到手術護理記錄單的時候,還要將患者的住院號等資訊提供給消毒供應追溯系統。兩個相接的系統交互性強,一般是明細內容和明細內容的一一對應關係。

實現資料交互的方式有多種,從交互的方式來看有直接交互、間接交互;從應用程式的層面來說有資料庫層面的交互、應用層面的交互;資料庫層的交互又分為表訪問、觸發器、視圖、存儲過程、連結伺服器等方式;應用層面的訪問分為嵌入程式訪問、WebService 訪問、集成平臺等方式。各種方式各有利弊,本文採用了最為簡單實現的資料庫層對話模式[11-13]。在需要交互的資料庫上建立指定的帳戶,開通有限的許可權,通過許可權控制可以限定指定帳戶只能對指定的表、視圖、存儲過程的唯讀、可執行操作,能保證系統邊界清晰,資料訪問安全[14]

因此我們的介面清單中涉及CISHISLIS、高值耗材系統、消毒供應追溯系統。介面提供了視圖和存儲過程來實現,其中的視圖清單為科室字典、人員字典、病人基本資訊、在院病人資訊、手術申請資訊、申請手術名稱、病人醫囑資訊、檢驗結果資訊、藥品專案價格資訊;其中的存儲過程為排班資訊回寫、費用資訊回寫、滅菌供應包資訊回寫、高值耗材資訊插入;手麻系統提供的介面視圖為手術過程資訊、麻醉記錄單資訊。這些相互的介面可以滿足上述8 種相關業務的閉環管理需求。

3 應用舉例
我們將原來由護士集中計費的方式改成由麻醉師在手術過程中即時計費(圖3)的方式稱為收費工作的前移。有效的解決了績效考核不能核算到每個麻醉醫生、護士,不能按照職工進行成本核算的問題。將收費前移後,麻醉醫生在進行計費的時候,系統會自動根據麻醉記錄單上的藥品資訊進行匯總,生成參考數量,耗材等資訊套用模版一次直接生成,並不增加麻醉醫生的工作量,當核對收費情況後,系統將和HIS 的價表視圖進行核對,若發現停用或調整的藥品或專案,系統將提示操作員有停用的專案需要修正剛才的收費,確保不漏收和多收,以保證費用的精確。也是手術室護理人員勞動強度、風險程度、工作情況的一個客觀衡量手段。


3 手麻系統中麻醉醫師即時計費介面

消毒供應中心的滅菌包原來的記錄方式是將滅菌條碼資訊粘貼於手術護理記錄單背面,只能夠起到單向的資訊可追溯。由於沒有將滅菌包條碼與患者在資訊系統中建立關係,在滅菌包追溯管理系統中無法直接根據條碼定位到患者,不滿足滅菌包的追溯管理需求。因此需要改變流程,在手術室護士使用滅菌包的時候,進行條碼掃描,將條碼資訊記錄在手術護理記錄單上,同時系統還會提示護士滅菌包的效期資訊,以避免使用過期的滅菌包。當掃描完成後通過調用滅菌供應包資訊回寫介面將患者的手術資訊返回給滅菌包追溯系統,這樣不論在滅菌包追溯系統中,還是在手術麻醉系統中都可以進行資訊的查詢。通過手術資訊直接可以查詢到患者使用的滅菌包資訊,也可以根據滅菌包資訊反查被哪些患者使用等,實現了滅菌包追溯管理的多層次的需求。

4 總結
新接入的任何系統都需要和現有系統進行相接,以保證資料錄入的便捷,並將各個系統的資料前後貫通形成真正的閉環管理,是目前數位化醫院管理的需求,同時也是電子病歷分級所要求的。通過文中描述的方法我院已經基本實現與手麻系統相關的其他系統管理上的8 個閉環資料流程,只有閉環的資料流程才能保證資料的真實、準確、高效,使各個質控環節實現資料共用和相互約束,避免了交接過程中資訊丟失、交互不暢的現象發生,節約了大量的人力與物力,提高了工作效率[15]

文本採用的資料交互方法是目前最容易實現的方法,但是介面的邊界並不如文中所述的其他方法清晰,安全性也是最差的一種,引入資料標準化的交換平臺是今後解決資料交互的一種有效手段[16]

[參考文獻]
[1] 帥海濤,張文峰,彭小斌.麻醉臨床資訊管理系統在我院的應用[J].中國醫療設備,2014,29(3):125-127.
[2] 曹曉均,楊秀峰.基於醫院資訊平臺的手術麻醉資訊閉環管理[J].中華醫院管理雜誌,2013,29(11):871-872.
[3] 徐少銀,趙勰,周平,.麻醉資訊系統的開發與應用[J].中國病案,2014,15(3):41-42.
[4] 王晟.抗菌藥物管理系統的設計與應用[J].中國衛生資訊管理,2013,10(6):538-541.
[5] 李立,周鑫.手術麻醉資訊系統應用[J].現代儀器與醫療,2015,21(3):25-26.
[6] 嚴菁,王巧桂.手術室高值耗材資訊化閉環管理流程再造研究[J].護理研究,2016,30(35):4430-4431.
[7] 方衛青,李冬英.消毒供應中心追溯系統的設計與實現[J].中國醫療設備,2015,30(3):108-110.
[8] 崔福榮.資訊化績效管理體系在手術室中應用[J].中華現代護理雜誌,2014,20(4):391-394.
[9] 王忠慶,邵尉,何苗.圍手術期全流程閉環管理[J].中國醫療設備,2015,30(8):133-135.
[10] 王麗.感染監控系統與醫療資訊系統交互的實現[J].石家莊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15,27(2):33-35.
[11] 翟玉蘭.麻醉資訊系統與臨床資訊系統的資料交互研究[J].資訊與電腦,2016,16:147-148.
[12] 葉俊,李立,劉琴.以電子病歷為核心的手術麻醉資訊系統的設計與應用[J].中國醫療設備,2016,31(10):152-153.
[13] 王文翠,詹永豐,李亞東.以圍術期電子病歷為核心的臨床麻醉資訊系統及其集成[J].中國數字醫學,2014,(2):43-45.
[14] 陳海蓮,李集會,張岩,.手術麻醉資訊系統的功能拓展與應用[J].中國數字醫學,2013,(11):49-50.
[15] 靳萍.資訊系統實現圍手術期精細化管理[J].中國醫療設備,2013,28(11):73-75.
[16] 王婷,張維芯,嚴正仲,.基於資料交換平臺的手術麻醉系統的介面設計[J].中國醫療設備,2016,31(4):108-110.